星辉.星辉公司

主页
分享互联网新闻
百事资讯网-国内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第三章 夜路(上)

更新时间:2021-06-19 07:46点击:

第三章 夜路(上)
    耿江岳三句话喷走傻逼同学,半点没有心理负担。人类进入社会就像海里的鱼爬上陆地,校园里的傻逼娃娃和独自生存的社会底层屌丝,基本上就是两个物种。
    前者认为有违规则的事情,在后者看来全特么是扯蛋。什么狗屎人际关系,说到底都是利益,你牛逼了,再拉着脸也有人舔你,你不牛逼。就是笑容再灿烂也都是扯鸡毛蛋。
    当然话说回来,逢人说话带几分笑,当然更容易在生存游戏中得到额外的支援。
    不过耿江岳,就是不乐意跟人好好交流。
    一来什么圈子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屌丝自己力量有限,那就休想从身边得到什么有力的帮助,简单来说,就是岳爷看不上这种鼻屎粒儿一样大的助力。二来,耿江岳纯粹就是讨厌纪晓克这种纯傻逼什么叫读书好有屁的用,到头来还不是跟我一样?狗日的!老子这是因为不可抗力沦落社会底层,跟你那种因为智力不过关而导致的结果能一样吗?
    老子这叫陨落,你特么那叫被淘汰,也有脸跟老子比?
    去你奶奶个嘴儿的!
    脸上面无表情,满肚子填满MMP,耿江岳满腹不爽地走进熙熙攘攘的食堂,从门口的消毒餐柜里拿了个干净的餐盘,然后排在长长的队伍后面,一步一步地往前缓缓挪动位置。
    他住的这幢大楼很大,大得耿江岳自己都不知道这里到底住了多少人。
    反正几十个食堂,每天早中晚三顿,向来都是人山人海早餐时间稍微好些,因为有些货堕落久了,已经放弃吃早饭了,不过也只是比中午和晚上少大概两三成左右,因为很多人堕落久了之后会得胆囊结石,这年头的医疗费用又很高,所以穷屌们吃过苦头之后,哪怕再懒,也努力每天都吃早饭;只有那些仗着年纪轻,而且坚决认定自己不可能得病的二三十岁的人,才会无忧无虑地坚持不吃早饭,直到某天犯了病,一个人在房间里痛得满地打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终按下房间里的急救按钮,白白浪费好几百块去享受一次外科手术
    而相比早中晚的不排上二三十分钟就吃不上饭,食堂里真正人少的时间段,是晚上9点到10点半这个时间段。一方面因为有闲钱吃宵夜的人不多,另一方面则是,这年头的人对夜晚还是存有一丝骨子里带出来的恐惧感即便海狮城市政厅花了二十多年宣传夜生活很安全,欢迎广大市民在天黑后多出去走动,但绝大多数人依然坚持认为,这不过是市政厅骗人的话术。大家都出门的话,人气十足,当然安全。但问题是我们凭什么一定要出来?白天让我们干活,晚上还想让我们出来当免费的安全零件,市政厅在想屁吃呢?
    耿江岳对夜生活的抵触感,和绝大多数人差不多。
    要不是得回家看看老妈,顺便给老爸上几炷香,他今晚也是真心不想出门。
    “要不算了,还是等明天早上出去,晚上回家再干活?”耿江岳心里嘀咕着,如果早上7点就出门,走上一个小时的路,就能到自己以前的家。他反正跟老妈也没什么共同话题,最多在她哪儿待不了半个小时,快去快回的话,两个半小时就能回来,说不定还能赶上食堂的最后一点早饭,吃多几口,连午饭钱都省了。
    游戏的强制停止时间是晚上10点到早上6点倒不是游戏公司不需要他们打工,主要是这段时间正好是职业比赛的播出时间,为了保证带宽,所有的二级公民,也就是耿江岳他们,是不会被允许挤占公共资源的,他们只被允许观看现场直播而已,当然,观看过程中所产生的脑波电肯定换不了工分。因为按游戏商的说法,看直播属于娱乐时间,还是免费提供的,不让耿江岳他们倒贴钱就不错了,还特么想捞一笔,就太蹬鼻子上脸了。
    所以基于这么无耻的条款,耿江岳从小到大一共也没在10点之后看过几次直播。
    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多做几道数学题。
    耿江岳神游物外地胡思乱想着,一边跟在一个大叔身后,往前挪了足足26分钟,才终于挪到了打菜的窗口。没吃午饭的耿江岳要了一大盘炒面,一盘奢侈的炒鸡胸肉,一个苹果和一瓶啤酒,在打菜大妈那充斥着对耿江岳的不满,认为“这小孩真是不懂事”的眼神中,他刷掉足足两块七毛钱,然后端着沉甸甸的餐盘,朝不远处一个刚走掉客人的位子走了过去。
    这大妈的眼神让耿江岳有点不太舒服,因为跟老妈很像,老想管着他的那种。
    话说老妈年轻的时候也跟这个大妈一样,是在他家那幢大楼里干活,不过不是食堂打菜这种肥差,而是当洗衣房的工人,每天清洗床单、被单、枕套这几件都是公家提供的,换洗免费。个人的衣服鞋袜,就得另外花钱洗。所以耿江岳小时候享受到的为数不多的特权就是,他们家洗衣服裤子是不用钱的,因为老妈每个月除了能拿公分,还能拿到很多洗衣票,平时根本用不完,到过年的时候,还能送点给外公外婆当。
    只可惜外公、外婆活得都不长,在耿江岳五六岁的时候就没了,再然后就是爷爷,老爸,到现在,他们家只剩祖母一个老人。前两年祖母也跟他们一样,是住在这种超级大楼里的,不过前年被查出脑波频率过低后,就被市政厅送去了养老中心,距离耿江岳住的地方,步行要走上3个小时,耿江岳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跟老妈一起去看望她一次。
    但看样子,也看不了几次了。
    耿江岳端着餐盘坐下来,看着四周喧闹的人群,心里微微恍惚了一下,有点疑惑人活在世上,到底是图个什么。现在这样的生活,跟禽类养殖中心里的鸡鸭鹅,好像区别也不是特别大吧?
    然后一想到这里,耿江岳就又忍不住咬牙切齿。
    奶奶的,要不是灵力测试结果的原因,他现在本该在读大学,有一个更美好的将来才是啊!
    “操!”耿江岳冷着脸骂了句,拿起叉子便埋头狂吃。
    没过一会儿,耿江岳风卷残云地解决完晚饭,仰头喝完瓶子里的最后一口啤酒,拿纸巾擦擦嘴,稍微坐着缓了片刻,便起身往食堂外面走去,径直走通往楼下的扶梯口。
    2分钟后,从偌大的大厦大门里出来,耿江岳抬手看了眼时间,心里叹了口气。
    7点36分了
    看来今晚是只能在老妈那边过夜了。
    真是不想和她共度夜晚啊,指不定分分钟就能吵起来
    但上星期都说好了,不去又不行。
    耿江岳站在大厦门口踟蹰了几秒,最终还是一咬牙,快步走了出去。
    在他身后,大厦的看门保安轻轻摇了摇头。
    这些年轻人,真是没吃过苦头,不知道夜晚的厉害。
 
官方微信公众号